长治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玩 > 正文内容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_《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正文 078状元(一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长治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端木绯的目光在楚青语身上停驻了片刻,眼神微凝,随后又归于平静。

    那些青春少艾的姑娘都走到了舞阳跟前,打算屈膝行礼:“见过……”

    “出门从简,不必多礼。”舞阳随意地挥了挥手道,目光看向了楚青语,眼神冰冷而锐利。

    其他姑娘也就没再客气,只福了福身喊了声:“慕大姑娘。”

    而楚青语根本就没有给舞阳行礼的打算,挺直腰板站在后方,冲着舞阳微微一笑,从容镇定,又似乎带着些许挑衅。

    楚青语已经被楚二夫人禁足在家里三个月了,还是因为前几天她和表哥成聿楠交换了庚帖,楚二夫人才解了她的禁足。

    想着,楚青语眸中一片幽深。

    所幸,顾及楚二姑娘的婚事还没定下,自己作为妹妹,婚事不能抢在姐姐之前,所以楚二夫人才暂时先只换了庚帖……现在这桩亲事只有楚、成两家知道,还有转圜的余地,她必须沉住气!

    禁足的这段日子以来,楚青语冷静地思考了很多,是她之前太心急了。其实只要还没出嫁,她总能有很多方式把婚事搅黄,比如二姐姐的婚事就是她眼下的挡箭牌。

    现在,对她而言重要的是——

    封炎。

    想到封炎这个名字,楚青语就是心口发烫,目露异彩。

    “端木四姑娘?”

    这时,曾三姑娘惊讶地喊了一声,打破了原本沉闷死寂的气氛,把众人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舞阳右手边那个梳着一对鬏鬏头的粉衣小姑娘身上。

  &手术治疗癫痫病的价格nbsp; 一个十一二岁的翠衣姑娘上下打量着端木绯,脱口而出道:“姑娘莫非就是在四月的凝露会上以一幅泼墨画技惊四座的端木四姑娘?”

    其他姑娘们也都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复杂起来,有惊叹,有审视,也有疑惑。

    端木府的四姑娘在凝露会中即兴而作一幅泼墨画,恢弘悲壮,令得其他闺秀心悦诚服,这件事已经作为一则佳话在京中闺秀之间传开,不少闺秀都惋惜没有亲临四月的凝露会,此刻看到端木绯自然是有几分好奇,更多的还是疑惑。

    端木贵妃与皇后之间不是一向争锋相对,暗潮汹涌吗?

    这位端木四姑娘怎么会和大公主舞阳在一起,看着似乎还挺亲昵的?

    不少姑娘都暗暗地交换着眼神,眸中闪过一抹兴味。

    一种微妙的气氛在空气中荡漾开来,就如同被微风拂起阵阵涟漪的湖面一般。

    “慕大姑娘,”蓝大姑娘亲热而又不失恭敬地对舞阳道,“我们几个正在这里等武试的结果,不如您和端木四姑娘也与我们一起坐下凑凑热闹可好?”

    蓝大姑娘是谨郡王府的大姑娘,自小也没少随长辈进宫,与舞阳还算相熟,因此说起话来也不拘谨。

    能有机会与大公主亲近亲近,其他姑娘们自然都是求之不得,在一旁纷纷附和着。

    舞阳说了一声“却之不恭”后,众人便簇拥着她往临街的几张桌子去了。

    很快,姑娘们就又围着那些桌子坐了下来。

    露华阁中的侍女们都是机灵的,“慕”是国姓,她们心里明白这位慕大姑娘至少也是位宗室贵女,于是一个个神色间更为恭敬,立刻就给众女都重新奉茶,又上了些瓜果点心。

    茶香袅袅中,气氛正热闹着,治疗女性癫痫病方法效果好吗忽然就听“咚咚”的两声突兀地响起,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一个捧着果盆的侍女面露慌张之色,急忙对着一位穿丁香色衣裙、瓜子脸的姑娘福身致歉:“恕奴婢粗莽,惊到姑娘了。请姑娘恕罪。”

    四周静了一静,众人都循声看去,只见两个拳头大小的桃子落在了地上,自那位姑娘的裙角边“骨碌碌”地滚了出去……

    那瓜子脸的姑娘笑了笑,道:“不妨事,是我不慎撞到你了。”

    侍女松了一口气,呈上了手中的果盆,又麻利地收拾了掉在地上的桃子,就退了下去。

    “虞二姑娘,”另一个着鸭黄色衣裙的姑娘了然地对那瓜子脸的姑娘道,“你可是在担心令兄……”

    虞二姑娘赧然地笑了笑,自嘲地点头道:“我觉得啊,我恐怕比我大哥还要紧张!”

    见舞阳面露疑惑之色,那鸭黄衣裙的姑娘就解释了一句:“慕大姑娘,虞二姑娘的长兄也参加了今日的武试。”

    这位虞二姑娘是奉国将军府的二姑娘,奉国将军府是世袭将军府,世代以武谋身,府中历代也出过好几个武进士。

    “这都快申时了,想来武试也快出结果了吧?”

    “要不再派人去演武场看看?”

    “将军府早就派人守在演武场了,说是有了消息就会来报。”

    “我记得虞大公子在答策时是头十名吧?想来这次应该十拿九稳……”

    “……”

    众人的话题不由得围绕着武试说了起来,唯有在一旁凭窗而坐的楚青语神色中有几分漫不经心。

    对于今科到底是医院癫闲科电话谁得前三甲,楚青语并不关心,据她所知,上一世今科的武状元是李家三公子李廷攸,李廷攸年方十四就在武会试中一举夺魁,一时风光无限。

    只可惜……

    想着,楚青语半垂眼帘,乌黑的眼眸中闪过一道暗芒。

    “蹬蹬蹬……”

    下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跟着就见一个青衣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踩着楼梯跑了上来,嘴里嚷着:“中了!中了!我家大少爷中了!”

    闻言,虞二姑娘喜出望外地惊呼出声:“我大哥中了!”

    “虞二姑娘,真是恭喜令兄了!”曾三姑娘立刻恭贺道。

    一片此起彼伏的恭贺声中,那青衣小丫鬟快步走到了虞二姑娘跟前,喜气洋洋地禀道:“二姑娘,武试刚刚结束了。大少爷中了榜眼!”

    武会试与文会试不同,没有殿试,在武试结束后,就根据武试结果当场择出三甲武进士,并贴出黄榜公告天下。

    一听说虞大公子中了榜眼,四周沸腾了起来,二楼的气氛更为热闹。

    “可知道状元郎和探花郎又是谁?”曾三姑娘好奇地出声问道。

    话音一落,众人那灼热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了那个青衣小丫鬟,其中也包括端木绯和楚青语。

    那青衣小丫鬟立刻就回道:“状元郎是青州刘子逸,探花郎是陇州薛宏。”

    “咯嗒。”

    一声细微的茶盅碰撞声突然自窗边传来。

    大部分人都忙着交头接耳地说着一甲头三名,没有在意这点异动,端木绯却是注意到了。

  怎么样才能将癫痫治好呢  她循声看去,只见楚青语正摸着手中的白瓷浮纹茶盅,纤细的手指微微绷直,手背上青筋凸起,显然情绪有些激动。

    端木绯一边咬着一块枣泥糕,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楚青语。

    难道说楚青语认识一甲中的某人?端木绯用帕子擦拭着白皙的手指,心里思索着。

    心事重重的楚青语完全没注意到端木绯的审视,她很想问问那个小丫鬟是不是搞错了,但终究是压下那种冲动。

    楚青语樱唇微颤,无声地呢喃着:这怎么可能呢?

    这一届的武状元明明应该是李三公子李廷攸,怎么会变成什么青州刘子逸?!

    到底哪里出错了?!

    楚青语眉宇紧锁,手中的茶盅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她彻底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完全不知道四周的其他人在说些什么……

    无论是外面的街道上,还是露华阁上下,都在讨论着武会试与武状元的事,街道上越来越热闹,不少路人停下了脚步,又有更多的人闻讯而来,守在路边等着接下来的进士游街。

    没过多久,街道两边就站满了人,密密麻麻的一片,那些百姓一个个都是容光焕发,颇有几分与有荣焉的喜色。

    太阳渐渐西斜,忽然,远方几道绚烂的烟花腾飞而起,在天空中炸开一朵朵巨大的花朵。

    对于路上的围观守候的百姓而言,这仿佛是一个信号,整条街顿时喧哗沸腾起来,一个个都唤着“进士游街了”。

    ------题外话------

    12:30见~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kap.com  长治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