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德甲 > 正文内容

单款产品月流水6000万 这家武汉游戏公司成功的秘诀竟然是情怀新闻

来源:长治新闻网   时间: 2018-09-25

在邓定坤办公室门口,挂着一幅“莫闹眼子”的字画,“闹眼子”这一句武汉的方言,其意一种为“不诚信、欺骗”,另一种是“胡闹、瞎闹”。他说自己尤为喜欢这四个字表达的意思,因为这反映了他对从事游戏这份工作的态度:莫忘初心真诚待人,以严谨的态度对待每款产品和员工。

将爱好变成职业,这是很多人的梦想。乐谷游戏CEO邓定坤就是这样的幸运儿。从10年前的五、六个人发展到过百人,成为华中地区最成功的游戏企业之一,乐谷不甘仅作武汉的标杆,更广阔的星辰大海才是他们的目标。邓定坤,乐谷游戏创始人兼CEO。初次见面,他微胖的身形和有些娃娃脸的面容,很符合大家对一个游戏玩家的预期。

“上大学后我就彻底堕落了”,邓定坤笑着回忆说。他祖籍贵州,2001年考入了武汉科技大学,这时正是中国互联网以及个人电脑开始普及,就像大部分的大学男生一样,网游彻底令他疯狂。“最夸张的时候,我曾经和弟弟两人在暑假期间‘双班倒’玩游戏,一个月不下线。”

邓定坤的大学专业并非游戏或电脑相关,而是排水工程。毕业后,他先是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可这份工作让他并不开心,显然也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熬过一年后,邓定坤终于选择离开,进入了武汉本地的一家游戏公司,并很快因业务熟练而负责游戏运营相关的工作。正是这份工作,让他实现了从游戏玩家到游戏从业者的转变,并最终选择从事游戏行业。

▲游戏的本质就是带给人快乐,遂取名“乐谷”

2007年,网页游戏在中国开始萌芽,凭借对游戏的天生敏感和工作经验,邓定坤意识到页游也许是下个风口,于是联合几位同好制作出了他们的第一款页游。

作为国内较早推出的页游之一,他们的产品自然受到了市场的关注。2008年,武汉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以配股的形式投资了邓定坤的团队,乐谷游戏的核心团队开始独立运营。

获得了足够的自主权,邓定坤终于能全心地开发产品。独立后的第一年,他们就推出了首款页游产品《幻境》,凭借着过硬的产品素质和出色的运营能力,游戏上线短短几个月就达到了月流水超过500万的规模,这样的成绩放在当时全国页游市场都算是非常亮眼,随后公司乘胜追击,接连推出了《冰封天下》等多款产品。

但随着业务的快速发展,公司运营中的问题也显现出来。首先就是员工激情不够,“在我看来,当时武汉的游戏公司开发和运营能力上并不比北上广差太多,但是武汉这个城市的地域癫痫病要怎么才能治好情况决定了员工的工作激情远不如上述城市”,邓定坤回忆说,“当北上广的游戏公司晚上九、十点还在工作的时候,我们的员工已经下班了,那么我们业务推进的速度就每天比别人慢了三个小时”。当然这并非是要求员工必须加班,而是这个城市的市场竞争力天然的不如一线城市。

▲对游戏的热爱,让这些年轻人来到了乐谷

为了让大家能看到业界同行的工作状态,邓定坤曾带着公司中层参加ChinaJoy“见见世面”。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每年7月下旬在上海举办,是中国最大最重要的游戏产业活动,中国及全球的游戏公司会在展会上推出和展示其最新游戏产品,同时也是游戏从业者互相交流的平台。通过那次ChinaJoy之行,公司中层管理团队意识到了他们与一线游戏公司的差距,纷纷表示要励精图治,而公司那段时间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没有持续性的刺激,鸡血也有用完的一天。邓定坤给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这就像把一块炙热的铁块放到冰水里,一开始确实能让水沸腾起来,但最后依然会慢慢归于平静”。

在外部环境上,资本的不成熟也限制了乐谷的快跑。武汉的城市区域位置限制了资本市场的眼界,资本的加入本应当是推着公司加速快跑,而本地资本却是希望公司少花钱。“为了给投资方好看的财务状况,我们不得不缩减市场投放支出以提高利润率,短期来看财务状况是好看了,但让我们后面获取用户的成本越来越高”,邓定坤分析说。

在市场环境和页游规模增长越来越小的双重压力下,邓定坤最终选择抛弃成熟的页游产品转向手游研发。同时,邓定坤也与此前的股东重新调整了股权比例,升级为公司大股东,乐谷游戏正式成立。

转型阵痛

放弃熟悉的页游产品转型手游,对于当时年轻的乐谷游戏来说无疑又是一次从零开始的创业。像所有的创业公司一样,乐谷游戏也经历过初创的低谷期,“那时候做手游真的很苦”,邓定坤说道。

2013年左右,中国手游市场十分混乱,刷榜几乎是手游公司获取用户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乐谷游戏在初期也获得了一些刷榜的红利。但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手游推广快速进入了砸钱投放的比拼,此时拥有地域资源优势的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手游公司迅速占领市场,打压了包括武汉在内的二线城市游戏公司的生存空间。

“最苦的时候,公司连下个月的工资都发不出来治癫痫哪好,没有投资人给我们投钱,最后我说拿自己的钱跟投,终于打动了一家投资人给我们投了一笔钱,帮助我们渡过难关。”

随着市场越来越规范,刷榜难度更高,同时资本烧钱的热情也逐渐减退,游戏公司间的竞争变成了实打实的产品实力与运营能力的比拼,乐谷游戏的业务也开始出现了生机。“今日头条等移动互联网新兴流量入口的崛起,让众多小游戏厂商有更多的渠道和推广空间”。

邓定坤和他的团队看准机会,迅速跟进。

2015年,乐谷游戏推出了首款放置类手游《挂机西游》,不过市场反响平平。放置类游戏是手游领域中并不算热门的品类,但邓定坤依然认定这是一个重要的细分市场,于是仔细分析了上一款作品的问题,经过一年多的打磨,终于在2016年第三季度推出了第二款放置类手游《魔法无敌》,并迅速实现了月流水超6000万元的傲人成绩。

▲乐谷游戏的代表产品:《魔法无敌》

“《魔法无敌》能做成爆款是必然也是偶然”,他为我们剖析了这款游戏的成功之道,“必然原因是我们的团队研发能力积累的体现和放置类游戏这个细分市场的空白,偶然原因就是我们刚好碰到了买量市场的崛起。”

情怀加持

回顾自己十年的创业经历,让邓定坤感慨:除了团队的努力,一路走来也十分幸运,似乎总能在正确时间做正确的事,才让公司没有遇到太大的波折。并总结了三点走下来的原因:

首先是情怀。这个词是采访中被谈及最多的,这也是支持邓定坤坚持走到现在的主要原因。在他看来,游戏对于很多游戏运营或者发行公司来说只是一门流量的生意,他们知道如何快速获取用户并且将其变现,一款游戏做死了就转向另一款游戏,游戏行业不行了就换个行业。但对游戏研发公司来说,游戏是他们的情怀和生活。

在乐谷游戏的发展过程中,各种诱惑不断——短视频风靡下的主播经济、吸金能力惊人的棋牌游戏和在线抓娃娃机等等。“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要做大家觉得好玩的游戏”,正是情怀让他坚守住了自己的底线。

其次是稳定的团队和坚持。稳定才能求发展,邓定坤深谙此道,对于游戏研发公司来说,经验积累尤为重要,只有稳定的团队才可以在失败和成功中不断获取经验,并将这些经验用在公司的产品上,“正是有稳定的团队,我们才可以不断升级改进产品,如果坚持下去,迟早会做出优秀的产品”。目前乐谷游戏拥有100多名员工,其中工龄五年以上的老员工比例接近30%。

<梧州权威癫痫专科医院p style="text-align: center;">

▲崇尚“家文化”的乐谷,公司墙上贴满了活动照片

最后一点是不甘心。邓定坤认为,中国这批80后网游玩家都是在韩国游戏下成长起来的,虽然他们曾在外国游戏上挥洒着时间和金钱,但更多的人心里都无比期望能玩到国产的游戏,而他自己也是其中一份子。“韩国通过游戏对中国进行文化输出,为什么中国就不能?”

这份执念至今依然在他的血液中流淌。也正是有邓定坤这批游戏人的执着,让中国游戏正在走向世界:据《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自主研发的网络游戏在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82.8亿美元,同比增长14.5%;相较5年前(2012)的5.7亿美元,增长近14倍;相比2008年的0.7亿美元,十年暴增百倍以上。游戏行业出口远远超过影视等其他文化产品出口,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领军者。

同时,这份“不甘心”还存在于国内舆论环境对游戏产业的不理解。邓定坤讲起了他亲身经历的故事,曾经他与几位业内朋友在上海打车,结果司机通过他们的聊天知道他们行业内容后,说道“早知道你们是做游戏的就不拉你们了。”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大众还是觉得游戏是误人子弟的魔鬼,我希望通过我的产品和做的事来改变大家的看法”。抱着这样的信念,邓定坤要求自己公司的产品要正能量,一定不能越过黄线。同时,也积极加入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等一系列公益组织,为社会公益出一份力量,同时他的行业朋友们也在通过各种慈善机构或是企业慈善活动,来实现企业的社会责任。

研运一体

“游戏研发是乐谷的根基,接下来我们的首要工作依然是稳固我们在细分行业的领先地位”。对于公司的未来发展,邓定坤的计划依然理性和明确,毕竟游戏情怀的热度从未消减。

目前,乐谷游戏正在加紧打磨下一款新品,依然是他们擅长的放置类游戏,但在玩法上会与现在最火的游戏模式进行结合,实现跨界式的微创新。“现在流行的手游,比如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都是很重的游戏,我们希望给玩家提供一个更加轻量化的休闲产品,同时又不会让他们觉得太低龄化”,邓定坤这样描述这款产品。今年第三季度,这款产品即可面世。

另外,乐谷还已经花费近千万的代价,获得两个国内顶尖的游戏IP,相关的游戏也正在研发中。

除了产品研发,乐谷游戏也正在积极布局游戏发行业务。邓定坤介绍,早在2015年左右公司就已经开始培养和招募游戏运营方面的人才,并在相关业务天津儿童癫痫医院上进行了一些尝试。在他看来游戏研发公司加入发行业务是行业必然趋势,一方面可以丰富公司业务,提高资本估值,另外也可以提高公司抗风险的能力。

挑战与机遇

虽然乐谷游戏目前取得了一些成绩,但邓定坤依然将乐谷游戏定位为一家创业公司,只是10多年的从业经历,让他对当下国内游戏市场有了自己的认识与理解。在他看来,国内从事游戏行业的创业者,正面临机遇和挑战快速更迭的时代。

他进一步分析说,首先,国内游戏市场已经是寡头市场,但中小厂商并非没有机会。BAT等互联网巨头凭借着资源和资本优势,已经瓜分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这使得中小游戏厂商进入市场的门槛会越来越高。

不过挑战往往也伴随着机遇,邓定坤其实对于市场现状并不悲观,“BAT虽然蚕食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但他们同时也在给市场做增量,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品牌优势挖掘潜在市场用户,这部分新用户在初期对所有游戏企业都是开放的。另外,移动互联网渠道和流量入口日益丰富,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垄断行业流量,这对中小厂商来说都是可以把握的机会”。

其次,游戏行业已经从资源主导型转向产品主导型,创新型公司更具竞争实力。相比于页游,手游的类型更加多样化,无论是玩法创新还是市场创新,游戏厂商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来搏一搏市场。但是邓定坤并不支持盲目创新,他表示“企业做创新前应该想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挣钱,微创新会更加实际和保险一些,而对于那些独立游戏或是初创企业,那么创新就应该天马行空,这样才更有可能打开市场”。

第三,市场监管有利于游戏行业的健康发展。采访中,邓定坤反复强调:“监管不是坏事”。对于最近几大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邓定坤认为:“有了明确的规范标准,会让我们游戏研发的方向更加清晰,严格的管控只会对那些打色情、暴力、政治擦边球的厂商有打击,对于正规企业的创意创新并没有什么影响”。在他看来,监管或许是一道紧箍咒,“可是监管的出台不也是对行业的一种认可么?”

▲一句朴素的武汉方言,邓定坤把它装裱了起来

在邓定坤办公室门口,挂着一幅“莫闹眼子”的字画,“闹眼子”这一句武汉的方言,其意一种为“不诚信、欺骗”,另一种是“胡闹、瞎闹”。他说自己尤为喜欢这四个字表达的意思,因为这反映了他对从事游戏这份工作的态度:莫忘初心真诚待人,以严谨的态度对待每款产品和员工。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kap.com  长治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